电视问政第二场曝光一批城市治理及公共服务不

2017-12-20   总浏览:

图为:医联体推进不到位,居民舍近求远看病

图为:市民骑车上台,建议增加非机动车道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王荣海 郭文杰 陈倩 实习生朱希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

公立幼儿园偏少,孩子上幼儿园要摇号,靠碰运气,配套何时能跟上?医联体挂牌了,却很少有大医院医生来街卫生院坐诊。昨晚,武汉电视问政期末考第二场聚焦城市治理及公共服务问题,一批涉及“新衙门”作风问题被曝光。相关市直部门、企事业单位主要负责人、区长上台接受问政。

幼儿园学位吃紧

孩子入园要摇号

【暗访短片】

光谷生物城是年轻人的聚集地,这里上班族大多在30岁上下,孩子能否顺利入托,成为他们的隐忧。光谷生物城某生物科技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很多同事希望把光谷作为自己的家,但幼儿园配套不太均衡,有的小区要通过摇号的方式入读,能否摇上靠碰运气。

而在江夏区藏龙岛,由民房改建而成的幼儿园,成为这边上班族的唯一选择。江夏区藏龙岛某生物企业负责人表示,很多员工只能把小孩送入私人办的幼儿园里将就将就。

【问政现场】

现场,主持人公布了一组数据:目前光谷生物城园区企业达到1200多家,员工有20多万人,仅光谷生物城就需要66家幼儿园。而整个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仅有6所一级幼儿园,39所普惠性幼儿园。

对此,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教育局负责人表示,光谷生物城是产业园区,没有住宅项目,因此没有配建幼儿园。尽管2015年配建了一所幼儿园,但远不能满足需要。该负责人表示,这几年该区在中小学、幼儿园的建设上下了很大力气,未来三五年,全区将增加17所中小学,以及8000个幼儿园学位。

而针对藏龙岛入园难问题,江夏区规划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幼儿园一般采取开发商配建的方式,藏龙岛因为开发时间比较久,幼儿园的配比没有到位,政府部门将根据实际情况,多兴办公立幼儿园解决老旧小区入园难的问题。

“如何让教育不再成为经济发展的短板和痛点?”针对这个问题,武汉市教育局局长孟晖表示,入园难在武汉市是一个普遍现象,“学位不足的问题让我觉得内疚和沉重,我们的前瞻性和推进力度和群众需求有差距。”孟晖表示,武汉市幼儿园数量从7年前的700多所增加到现在的1400多所,仍不能满足需要。接下来武汉市会有一系列重磅措施出台,给百姓提供更多学位。

医联体挂牌了

却少有大医院医生来坐诊

【暗访短片】

黄陂区武湖街卫生院位于汉施公路旁,周边有东方城等多个新建小区,是数万居民家门口的卫生院。今年,武湖街卫生院纳入由武汉市中心医院牵头的医疗联合体,但周边居民却并未因此享受到更加优质的服务。

武湖街附近居民反映,有时一个感冒还得到汉口的医院去看。辖区居民之所以舍近求远,是因为大医院的医生很少来这里坐诊。

黄陂区武湖街卫生院工作人员说,武汉市中心医院就是来该卫生院挂了牌,因为现在他们人抽不过来,具体时间还没有定。

【问政现场】

“为何要来的医生并没有来?”现场,主持人向武汉市中心医院负责人发问。该医院负责人表示,主要是推进过程中力量不足,速度不够,工作作风不踏实,不严谨。

武湖街卫生院纳入由武汉市中心医院牵头的医疗联合体,难道只是一纸空文吗?主持人继续追问。该医院负责人表示,工作正在努力推进中,“我们的工作还是与百姓期望有差距。”

武汉市卫生计生委党委书记朱宏斌表示,下一步要抓落实,找根源,要对类似问题进行梳查和整改,提高医联体建设的水平,让老百姓放心满意。

非机动车道“缺位”

共享单车被迫跟汽车抢道

【暗访短片】

随着共享单车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市民选择骑车出行,但骑上车,他们却发现,很多地方没有非机动车道,比如说江岸区解放公园路,由于没有规划非机动车道,单车与机动车混行,十分危险。

而在江汉区唐家墩路,由于施工围挡将人行道围住,行人只能在机动车道上行走。自行车骑行爱好者孙伟说:“如今武汉的市政建设越来越好了,绿道也越来越长了。但是日常的出行,体验就不是那么好了,比如我现在走的解放路,没有自行车道,要么冒险上汽车道,要么就上人行道和行人争道。”

【问政现场】

昨晚,反映问题的热心市民孙伟骑着自行车来到了问政现场。现场,他提问武昌区委副书记、区长刘洁,武昌区解放路这样的路段有没有可能设置非机动车道。对此,刘洁回应,“是有可能的。我们一直在想办法,我们回去要好好研究方案,希望尽快让绿色出行更畅快。”

孙伟还反映,东湖绿道周边路段的非机动车道断断续续。对此,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黎东辉表示,明年将重点解决东湖绿道周边环境路网不配套的问题,完善周边的路网体系,完善驿站厕所等公共服务功能。

化妆品市场内

水货产品公开卖

【暗访短片】

位于汉口三民路与前进一路交叉口的美容美发彩妆专业批发市场是全市规模最大的化妆品集散地。市场内,巡查员发现多家商铺售卖国外品牌的面膜,但这些面膜却没有“进口化妆品卫生许可标识”。巡查员问:“怎么连个中文字都没有?”店员如此回答:“因为这是韩国的,所以它没有中文字。”

巡查员询问,这里卖的面膜是正品吗?老板的回答直截了当:“这里买肯定水货多,你想跟你老婆买,你想买正品,肯定去商场买,靠得住一点。”

【问政现场】

卖假货的化妆品市场生意兴隆,说明了什么问题?武汉市食药监局食品化妆品监督管理处负责人承认,这是法律法规有真空期,要加大行政执法力度。

武汉市政协委员梅惠向武汉市食药监局局长姚彬提问:假化妆品涉及多个部门,市场监管漏洞在哪里,反映出什么问题?

姚彬表示,化妆品监管是综合问题,但食药监部门责无旁贷。对短片问题要调查核实,既查基层人员,也查生产企业。今年9月,食药监部门和卫计、公安等联合开展行动,严厉打击假冒伪劣,净化市场。监管漏洞在基层,作风不扎实,责任不到位,今后要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监管提高效率。姚彬还表示,市民购买化妆品可登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查询系统进行查询,相关信息不一致的,可立即举报。

上一篇:新兴一网民利用微信公众号传播淫秽信息被拘留

下一篇:没有了